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文化藝術 > 人物專訪

中醫藥古舊書收藏家——漢中人吳炳德

2019-05-16 點擊: 來源: 今日漢中網 作者: 李捍勇
摘要:中醫藥古舊書收藏家吳炳德,潛心收藏醫書30年,他的醫書和烹飪古舊書收藏已有30類1萬余冊,頗具規模。

中醫藥古舊書收藏家吳炳德,潛心收藏醫書30年,他的醫書和烹飪古舊書收藏已有30類1萬余冊,頗具規模。有中國清代木刻本,民國時期和解放初期印刷出版醫書,地方醫院名老中醫偏方、驗方,有多個省出版中醫中藥資料,都是稀缺版本,絕大多數是孤本。2017年被四川收藏家協會授予“中醫集藏館”的榮譽。 2018年有人愿高價收購他的全部藏書,被他斷然拒絕,這些不斷增長的藏書,質量和數量,是他大半生的心血凝聚。

6e0b0097243ebd2c0d1f360474c9ad8.jpg

吳炳德接受陜西網記者的采訪,聊起中醫學和中醫驗方偏方,總會打開話匣子,侃侃而談。他說:獲得諾貝爾生理醫學獎的屠呦呦,是受到東晉葛洪《肘后備急方》的啟發,提取出青蒿素,最終讓全球每年幾百萬人受益。葛洪的《肘后備急方》屬于民間古籍。其中記載的偏方“青蒿一握,以水二升漬,絞取汁,盡服之”,就是屠呦呦發現和提取青蒿素的靈感來源。

cb243bb0abe8035b51962081c5a30e8.jpg

中醫藥來自民間,民間的實踐是中醫藥產生、發展、壯大的土壤。無論是傳承,還是創新都不能忽視民間中醫藥這一源頭。但是,由于種種原因,這些民間的偏方驗方未能得到有效的開發,需要加強挖掘和保護這些中醫藥基因,讓散落民間的“珍珠”成為中國醫學界重要的科技創新資源。

吳炳德,1969年出生于陜西省漢中市漢臺區徐望鎮,地處秦嶺太白山南側,相傳上古時代的"神農嘗百草,一日遇七十二毒"就發生在秦嶺北坡長安、周至、太白縣一帶。

b608ae00f3ef15f5e3df0eaecb0eda3.jpg

“去天三百浮云間,積雪捧海壯奇觀。舉目云海貫宏圖,俯首滿山盡靈丹。”   唐朝著名醫學家孫思邈隱居太白山10余年,從事醫藥研究、采集、栽種和炮制中草藥,研究藥性,為民治病,著有《千金翼方》傳世。后人為紀念孫思邈對醫藥學的功績,稱為“藥王”,稱秦嶺太白山為"藥山" 。

秦嶺藥用植物十分豐富,共有藥用植物2271種,其中僅太白山中草藥就有640多種。不少人說,游一次太白山,就等于讀了半本《本草綱目》。秦嶺南坡盛產土牛膝,車前草,透骨草,魚腥草,燈心草,柴胡,半夏,茵陳,女貞子,益母草等等,遍坡都是!這里是漢水、漢中、漢族、漢字、漢文化的源頭,也是中醫藥文化之鄉。

764dddc1b12220325d8555753babc68.jpg

 收藏家吳炳德介紹:他生長在一個半中草藥之家,他有兄妹七人,他排行老幺,父親是個普通農民,母親賢良,在家辛勤操持家務外,還有些祖傳中草藥治病的本領,據母親說是外婆從小傳授的。  那時侯,母親上山干活每次都順便帶回些草藥,經過蒸煮晾曬等泡制加工,儲存起來。家里人有個頭痛腦熱,都是母親抓草藥醫治,那時候,村里左鄰右舍、親戚本家,誰有小病都來找母親,只見她老人家寒暄之后,看看舌苔,把把脈,詢問病情后,便從那些儲存的草藥里,東抓一把西抓一把,包好遞給病人,耐心叮囑服用方法。一般情況下,雖然大病重癥談不上妙手回春,小病卻都能藥到病除,而母親從來不收錢,受到村里人的尊重。幾十年后的今天,子承母業的吳炳德便是精通中醫的“老吳”。

吳炳德在13歲時,基本能識別本地草藥,跟著父母去北山采藥。他們一行幾人,帶著被子干糧,步行進山,一住就是幾天。采集藥材,渴飲山泉,饑餐干糧野果,然后將草藥曬個半干,每次帶回幾背竹簍,這些草藥都是太白山野生珍稀的“七藥”,金牛七,桃兒七,鐵牛七,盤龍七,扣兒七等等。

在那些采藥學醫的少年歲月里,他從父母那里聽過許多“藥王”孫思邈在太白隱居的故事,也聽說過一些傳說。懸壺濟世的夢想,在內心漸漸生根發芽。

2028b58ce334ac3803cdc5f4ffbae8e.jpg

1989年,老吳畢業于漢中衛校中醫班,在天水市北道區人民醫院骨傷科邊實習邊工作3年,后回陜西漢中,師從南鄭地方名醫岳父黃正元學習中醫,掌握藥性、藥方,收獲頗豐,學而終身受益。

1994年,因為沒有找到在當地醫院工作的機會,由親友介紹遠赴新疆,在新疆伊犁一醫院中醫風濕骨傷科工作,并開始收集各種驗方書籍,用于學習研究風濕。鉆研業務用自己研制的內服祛風丹加外用中藥,治療各種風濕腰腿疼,很快得到患者贊譽。兒時就已經形成的那個成為良醫的夢想,3年后由于醫院科室調整解聘部分人員,老吳也在解聘之列。

1999年,他經同行介紹,受聘于新疆新源縣中醫院骨科工作,因戶口等問題,2001年離開新疆,到西藏昌都市尋求發展,當時去西藏的主要目的是想開一家個體診所行醫,但由于診所的相關手續難辦,一心想行醫還是不能如愿。

吳炳德從小受母親熏陶,抱有懸壺濟世之愿,想到自己多年學醫行醫的艱難坎坷道路,未免有些心灰意冷。為了全家的生計,內心經過無數次的斗爭,最后決定放棄夢想,在昌都市開了一家超市,做起了老板。后來幾年吳炳德常駐成都,為西藏昌都愛人經營的超市采購商品 。 有一次吳炳德發現成都北門一家僻靜的舊書店,經常進去逛逛,尋找到一些買不到的好書,只要四五元一本,象發現了一個阿里巴巴的藏寶洞,平時由于囊中羞澀壓抑多年的購書癖,得到了一個宣泄爆發的機會,幾乎每天成袋地買書,不久斗室舊書成堆,便在孔網開了個舊書店,兼職做起了舊書店老板。

每個城市都有一個特殊的群體,愛書成癡,常常游蕩在舊書、文玩市場,常常不修便服,將僅有的飯錢買下心愛的醫書。他們不一定是讀書人,卻一定是懂書人,這類人也叫書癮。兩個書癮之間,只要幾句話便彼此相識,版本紙張印刷估價等等關于書的話題沒完沒了。

吳炳德收藏醫書從青年時代就開始了,已經有30年的歷史。開始的時候,只是作為自己求學、行醫的資料,每次出差都會注意搜求。直到行醫夢破碎之后,常駐成都采購超市商品,才開始集中精力聚藏醫書。成都有得天獨厚的古舊圖書資源,漸漸讓吳炳德淡忘不能行醫之痛,開始走上新的人生旅途。

早些年,吳炳德是在實體舊書店和送仙橋等文玩市場搜購醫書,后來市面上舊書資源漸漸枯竭,他便在孔網購書,成都的絕大多數孔網書店老板都成了他的熟人。全國很多城市舊書店老板和他都有交情。

2306fe03e79a30ca7705cd18d3c45b9.jpg

懸壺濟世之夢破碎后,成了超市采購員,多少有些淪落風塵的感覺。那時候,吳炳德租住在一戶農家二層樓房的一間房里,除了床鋪之外,就是幾架醫藥書。對于他的醫書收藏,家里人反對,所以購書經濟一直都很有限,省吃儉用收藏醫書。之后租住市民兩間小平房,一間放書,一間住人,光線昏暗,條件非常差。每周星期二和星期六,天才蒙蒙亮,吳炳德就氣喘噓噓趕到送仙橋或者文殊坊舊書市場去淘書。差不多10年時間風雨無阻。這個路途非常艱辛,這過程中還發生過很多故事。 有一次,在梁家巷那邊買了書以后身無分文,坐公交車的一塊錢也沒有,背著一包書,然后只能徒步走路回去,路上走了近2個小時。 

cbd1a31a8f1ea23a0f3fd2fb4264ab2.jpg

吳炳德收藏范圍擴大到全國各地,漢族中醫藥驗方、單方;少數民族各種土方、偏方及各種傳統獨特療法。全國名老中醫,老草醫,老藥農經驗手稿、醫案和傳方。時間從清代,民國,解放初期,改革開放40年來,各種醫書秘方驗方資料不斷增加。

2013年,吳炳德昌都的超市拆遷有些補償,他從兼職到全職,以藏養藏,集中精力搜購醫書,如今圖書達到30多類1萬余冊。如今,老吳從農家屋搬進了一處寬敞的公寓樓,房子里有20多個書架,整整齊齊碼著醫書。還被授予“中醫集藏館”的榮譽。

吳炳德在收藏醫書的同時,也對古舊老菜譜產生濃厚興趣,并開始收藏各種菜譜,八大菜系的老菜譜,各種菜系原始地道的傳統做法,幾年下來也有近千余冊。

e83a68cb24902632bf262c05859aeae.jpg

2017年,吳炳德在成都加入四川省收藏協會,成為頗具特色和規模的中醫書收藏家。隨著資源積累和人脈擴大,慕名拜訪和尋求合作的也多了起來。老吳為此特意寫了個敬告來訪者“公告”,說明自己聚藏經歷、品種和來訪者身份要求,特別強調甘貧樂藏、傳承、弘揚中醫藥文化的追求者。

吳炳德對陜西網記者談及個人對中醫藥發展的困惑:中醫學歷經2000多年,已經形成了完整的科學體系,顯示了強大的生命力。新中國成立后,中醫在醫療、教育、科研、學術團體等領域更是得到空前的發展。但是在繁榮的背后,中、西醫比較,中醫學卻逐漸走入困境,廣大中醫藥工作者對中醫的生存與發展產生了困惑。中醫學如何走出困境,已迫在眉睫。部分民間傳統中醫醫術瀕臨斷檔、失傳,中醫復興任重道遠。

熱門推薦
返回頂部
体彩新11选5能赚钱吗